“梦中恍惚有某处士投刺(刀刻字)相访者”2018年10月8日广东客家论坛

详情

  在正史记载中,程杉因“学术”被征出仕,是隋朝岭南潮州唯一例。他被征前,在当地肯定较有影响。弘农郡是程旼先祖中原南迁始迁地,也是隋朝统治者杨氏宗庙所在,职位很重要。民间传说,杉仙真人在弘农任职时有政声,善治蝗灾。隋唐换代,程杉隐居攸县明月山,或因战乱,或有因素在。明月高峰是南岳衡山72峰之一,灵谷又称灵骨山。现存杉仙线米,碑刻“唐朝钦封明月高人有道加封感应敀杉仙真人墓”。

  老百姓把遇难者尸骸埋葬在今坝头程北村盘龙岗,并在坟前并排种上了四棵榕树,设盘龙岗神位。每年六月六纪念程敀生日时同祭。榕树至今枝繁叶茂,根围要六七个人才可合抱,覆盖面积达二亩多。

  清嘉庆《平远县志》记:在康熙十三年(1674),潮州府等地匪乱,平远属其所辖。皇帝动怒,派大部队驻扎在长乐(今五华),准备“玉石不分”进剿。平远“城内外及十五乡之老弱妇子奔窜山谷,万灶烟冷”。县令孙奏心痛,跟杨守备一起奔走数百里为民请命,到五华见部队领军。长官被他诚心感动,下令退兵。平远百姓得以安定。孙奏昼伏夜行,前后4天没合眼。回到衙门睡后,梦有人来寻,拜帖上写“治下布衣程某”。看他穿的行头,“颇似晋人”,说“令公为民劳苦,某代邑人申谢”。孙奏感叹:先贤程旼关爱他的乡亲,数十百世一直没有失此魂灵;程乡县令王吉人在其撰《重修七贤祠记》中,也说梦见过程处士,他因每天思念道德文章、忠孝节义之先哲,在康熙二十年(1681)季春,“梦中恍惚有某处士投刺(刀刻字)相访者”。

  无论是布衣程敀,还是出仕程杉,他们对老百姓好,老百姓也念他们的好。民间信仰与迷信是两回事。民间信仰寄托着乡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“六月六”福祖公王节和杉仙真人祭祀,承载着重要的客家文化信息和社祭文化记忆,具有较高的民俗学价值。

  “三尺”,旧代指三册竹卷书写的法令。“正群愚”,不以德化对象为“愚”,而是让他找到自己“良知”,改过迁善,“人人皆可成圣。”这也正是我们强调基层治理乃至治世的“应息心为上”的理论依据。不过,徐庾颂程敀诗有两个版本,笔者以为《舆地纪胜》所录时间早而合理意。

  程旼是南粤千年古道的先行者之一,他在“晋社既屋之秋,群雄角逐之会”举族迁岭南,以德化人,以中原文化和先进耕作方式“程犁”等,取代岭南土着的刀耕火种,被封“南齐处士”,是故“乡曰程乡,源曰程源,江曰程江,后世沿之,名以为县”。程旼对汉畲民族融合做出开拓性的贡献,因此说他是“客家人文始祖”,实不为过。

  如今的“六月六”福祖公王节,有一套比较固定的程序:建祭、参坛、上香、读祭章、化祭章、化财帛、降坛等。选择吉时响三个大土炮,主祭就位,读祭文,依序肃立。祭祀时由舞狮先参拜,客家八音奏大乐、奏小乐。乐毕,参祭者鞠躬依次或集体行礼六拜。节日期间大榕树旁进行木偶戏表演,后集体就餐。

  程旼作为“一介布衣”,正是一位德高望重“里正三老”的形象而受千秋景仰。《舆地纪胜》录徐庾诗:

  2014年4月16日梅城爆料:老街“程家祠”发现《程处士碑记》,可惜大面积残缺,专家无法成文。笔者找到程氏族谱后经校对,该碑记即是《程乡县处士先生祠堂碑文》,由“万历四十八年十月初一日程乡知县林欲□(?)”撰写,共788字,其赞程旼:“恶乎然,恶乎不然,过者自化,先生无心也”“圣人身之为法,程贤人奉之为章”“乾坤不毁,江海不变,则先生之名长在宇宙间”。

  “三老”是指村里能主持公道、较大声望和较有阅历之长者,可帮助政府化解家庭矛盾和邻里纠纷。《汉书》云:“举民年五十以上,有修行,能帅众为善,置以为三老,乡一人;择乡三老一人为县三老。”

  乡村治理应德治和法治并重。明代王守仁心学包括“心即理”“致良知”“知行合一”等。巡抚赣粤的王守仁平寇赫赫有名,他对良知泯灭民愤极大的巨盗毫不手软,但对者善而导之。他用极为简练的“四句教”,概括了他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和方:“无善无恶心之体,有善有恶意之动;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。”

  平远是程旼故乡。1500多年来,“秉怀仗义,以德化人”的先贤身影,好像一直没有离开当地。为政者“景仰前型”多慎独爱民,乡民则以助人为乐。万历六年刘孕祚称赞程敀“秉义怀仁,化行俗美,奋起南齐之世,丕变东海之区。”

  笔者查嘉靖《长沙府志》记之“杉仙真人”:“唐潮州陈敀也,初为弘农守,后弃官修道,入据攸县灵骨山,有神异,乡民旱涝祈之辄应,广明开,跨鹤飞升。”碑刻无记杉仙真人姓什么,“陈chn”应是口传“程chng”之误。现当地人把碑刻“感应敀”之“敀”误看为“皎”,程杉误称“陈皎”。《素问阴阳离合论》,“广明”指人身体之“阳”。“广明开”是道家说法,阳神出窍,悟而飞升。清代有人释“广明”为唐末皇帝年号,实不当。程乡隋唐属潮州,目前广东各种文史资料中,尚未另发现有原潮州府人除程杉外在明月山修道记录。

  现梅州所属大部分地区,在南朝齐(公元478年)始被称作程乡,“程乡”或县或州先后持续1300多年。以“程乡”名县,是源于平远坝头居住的客家先贤南齐处士程旼。多年来,研究程旼的专家及民间学者也出了一些有创见的成果,但终因年代久远,资料稀缺,程旼生卒、世系、行迹一直还有未解之谜。近来笔者不自量力做些探索,继2017年12月在本版刊出《客家先贤程旼或真名“程敀”》后,现继续抛砖引玉,分享大家。

  宋明典籍《元丰九域志》《舆地纪胜》《方舆胜览》《大明一统志》和明嘉靖《广东通志初稿》等皆记“程敀”,如《九域志》云:“昔有程敀,家于程江口,乡里推服,州为上言,遂以为程乡”;至明万历年间《广东通志》记“程旼”,明万历四十七年平远知县李允懋撰《程旼传》,把“程敀”改为“程旼”,“旼从日文,今程平士庶,皆呼为敀,误矣。”后世沿用。

  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,海内外许多客家人会自发地到平远坝头村,与当地群众一起过“福祖公王节”。“六月六”一说是南齐处士程敀的生日,毋宁更是宋末元初程敀后裔举族抗元惨遭血洗的悲壮记忆。程敀故居在义化都(即今平远坝头),程敀后裔原有“半义化”之说,现在本地却无程姓。这里面有壮烈故事。

  人人皆有追求的本能。世人呼唤“良知”,良知一现,其乐融融。《舆地纪胜》记程敀以德化人,“人服其行义,有不平不诣官府,辄质成于敀。”笔者认为,程敀也是心学鼻祖,他当时的作用远甚“里正三老”。

 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  在绵延不断的中华文明中,民族融合是永恒主题。客家文化是中原文化与本土畲族等少数民族文化融合发展而形成的,因此客家语言、生活习俗和民间信仰等,也自然地吸收了南方百越族的东西,这一点应该是没有疑义的。

  “敀”,在客家方言读“伯”,亦通“伯”。在《程氏族谱》中程处士,“敀”和“旼”皆有理。“敀”上面两撇,按书法美学角度,“白”书写可避让去撇为“日”。

  宋明典籍多记程敀是“南齐程乡人,或云隋人。”《舆地纪胜》记程敀“不知何代人,或云南齐人,或云隋人。”笔者认为,“或云南齐人”无疑是以名冠县的处士程敀。据《南齐书》,义安郡下始置“程乡”县。隋朝开皇十年程乡撤除,“十一年置潮州复立程乡县属焉。”“或云隋人”是指钦封“感应敀”程杉。

  据万历《广东通志》,程旼有二子,“长松,字伯材;”“次杉,字仲材,仁寿中以学术征,历弘农郡守,罹父忧,葬后,遂弃官遯于攸县之灵谷。尝端坐默如土偶,出语辄预知人祸福,乡民每旱涝往拜祈之,许诺辄应,后寿百余岁卒。人因谓羽化,称为真人。”程杉即杉仙线年结束,隋文帝仁寿间在公元601-604年。晋隋跨度180多年,是所有程旼研究者遇到的最大难点。程敀与程杉父子关系几不可能。 据宋《舆地纪胜》梅州人物“程敀”条记,“程源义化间庐墓犹存,故老相传云程将军祖茔,盖指敀言也”。程杉任弘农郡守,程氏谱序记为“参军”。“程将军”若指程杉,程敀应是程杉祖而不是父。据嘉庆十七年程国鸿撰《州城修整处士祠簿序》,程敀(旼)“传及三世,长曰松公,以孝谨闻,隐居不受荐辟;次曰杉公,仁寿中以学术妙材征,历官弘农郡守。”坝头程松母是“夏孺人”,程氏河源谱记程敀(旼)妻是“俞孺人”。所以,笔者判定程敀与程杉不是父子关系,其中所谓“传及三世”,也可能仅是程氏传及多代的虚指。据程乡康熙谱序记,“遭宋之乱,家谱因兵毁而无证。”在嘉靖十三年遇贼乱,“又毁失家谱无存”。因而谱记有误,情有可原。《通志》与族谱互有参考。

  公元1278年,元朝统治者攻占梅州城后,对曾大力支持文天祥勤王的梅州地区实行高压政策,极力限制当地百姓自由和生活,如:五六户人共同使用一把菜刀等。一天,义化都程氏族长率领程敀后裔,把几十个下乡烧抢的元兵用酒灌醉全部杀掉。不久,一年一度的六月初六纪念程敀的日子到来,族长召集大家举行祭祀活动。突然大批手持弯马刀的元朝骑兵赶过来,不由分说进行砍杀,程族父老手持锄头、木棍等顽强抵抗。终因力量悬殊,当地程氏几乎灭尽,族长撞壁自殉后被元兵剁成肉酱。少数受重伤者被大雨淋醒,便相互搀扶,连夜走避长乐、河源一带。义化都程氏就此在该地消失。

热门产品
产品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六合论坛
微信: 香港六合论坛
地址: 六合高手论坛